欢迎访问:大香蕉伊人 综合 国语-狼人干综合旧地址-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史爷爷的幸福】(01-02)

 字数:51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现年七十三岁的史狗剩,原本在乡下的猴子村出生和生活。因为家里贫穷使 得身体瘦小,只有一米五五,全身没有二两肉。长期的田间劳动,身体还过得去, 没什么毛病,只是有点驼背,也使得他浑身黝黑,满脸皱纹,活像晒干的黑枣。 
  他做事比较公平,年岁也大,村里的人也都尊重他,有个大事小情都要请他 做个裁决。
 
  史狗剩和老太婆从成亲至今,也没红过几次脸,就是到现在这年纪,每天在 床上都要弄上一两回,但一直无儿无女。多年前随着DVD进入生活,史狗剩看 到许多色情片子,也到县城的洗头店里按摩了多次大头和小头。回到家越看越觉 得自己的老伴不入眼,在床上全是一付死样子,也对交配这种事不感兴趣,弄得 他总是觉得有力没地方出。
 
  终于忍不住让亲戚介绍自己进了沿海的南海市,西南民族大学做门卫和保安。 
  上班的那天,正好是开学的第一天,史狗剩穿着半新的保安服,坐在门口的 门卫室里,看着进进出出,浑身青春活力的女学生,鸡吧半硬,口水都快流出来 了。他知道自己的新生活将要开始。
 
  女学生看到色眯眯的他,也是浑身发烫,脸颊发红,乳房也会不停的发抖, 阴道里总是发痒流春水。
 
  过了几天,他和全校的女学生也都全认识了,许多女孩子对他有了依赖和爱 慕。从此史狗剩在门卫室或自己的单人宿舍里(学生想出钱让他在外,住好的地 方,他不愿意,只住自己的宿舍。也只穿那身半旧的保安服,不要那些小女孩送 的衣服。总之别人的钱,他都不会要),总是挤满了女孩子,一天到晚总是对他 嘘寒问暖,「爷爷,爷爷」的莺莺燕燕之声不绝。史狗剩对主动亲近他的女孩子, 全是来者不拒。
 
  这天,史狗剩在宿舍只穿着一条他那老太婆自己做的粗布大短裤,吃着自己 从食堂买回来的简单饭菜,喝的也是自己从商店里买来的最便宜的袋装米酒。拿 着一根近半米长的竹杆烟杆,抽着自家生产,味道辛辣的生烟丝,享受着女孩子 们的捏肩捶腿按腰。打了个饱隔,看了看喂自己吃菜的吕佩娟,说「你们收拾吧, 吕佩娟留下来,洗干净伺候我。」全屋十多个女孩子听后,全都要流下泪来,心 里全是酸楚,想着为什么不是我呢?是我对爷爷还不够好吗?但也不敢多说,打 扫好后个自回宿舍。
 
  吕佩娟是新生,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挑柔软的身材,在新学年的联欢会上跳 了一支孔雀舞,让台下的小男生狂叫不止,当晚她就收到了二十一封情书。今晚 将会有二十一个小男生痛不欲生。
 
  史狗剩瘫坐在长沙发上,看着洗澡后出来的吕佩娟,她穿着浅蓝色的连衣裙, 半湿的长发垂到腰边。
 
  吕佩娟红着脸半低着头,又害羞又有点渴望的说「爷爷,我是第一次,伺候 不好,请您不要生气。」史狗剩点了点头「让你们看的片子,都认真看了?」史 狗剩早就让那些女孩子们看色情片,叫她们有空就学习,让有经验的教没经验的。 
  「认真看了。」
 
  「好,脱衣服。」
 
  史狗剩看着面前洁白的身体,饱满的乳房,粉嫩的乳头,浑圆的屁股,两腿 间的阴毛刚刚剃光,阴唇微微露出,兴奋得阴茎已经硬梆梆的。
 
  吕佩娟替史狗剩脱去身上的裤头,跪在史狗剩的腿边,轻轻的拉起史狗剩那 干枯黝黑粗糙的大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爷爷,您捏捏,舒服吗?」
 
  史狗剩用力揉捏着她的乳房和乳头,手感滑腻柔软。史狗剩看着吕佩娟的乳 房乳头在自己的手掌中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并微微发红发烫。
 
  「舒服。」
 
  吕佩娟高兴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吻上史狗剩的嘴,用柔软的小舌头舔着史狗 剩的嘴唇和因吸烟过度而黑黄的牙齿,并伸入史狗剩的口里,让他吮吸。也同时 吮吸着他的口水。
 
  爽了一阵子,史狗剩用力对着吕佩娟的乳房一巴掌,疼得吕佩娟忍不住呻吟 了一声。
 
  「去吃鸡吧和蛋蛋。」
 
  「马上去,我做得不好的,请您责罚。」
 
  吕佩娟像一只小母狗一样趴在史狗剩的两腿间,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阴茎和 睾丸,让唾液涂满整根阴茎,含着龟头,用力的旋转和轻咬。爽得史狗剩的马眼 不停的流出前列腺液,吕佩娟开心的吃下,知道爷爷舒服了。
 
  「好了,坐上我腿上来,让我吃吃你的奶,自己搞阴道出多点水,让我插舒 服了。」
 
  吕佩娟高兴的坐上史狗剩的腿上,一手捧着乳房送入史狗剩的嘴里,让他啃 咬,一手快速的摩擦自己的阴唇和阴蒂,搞得自己呻吟不断,全身像蛇一样左右 扭动。
 
  「啊…啊…出水了,出了好多水,您可以插了,啊…」
 
  「好,扶好我的鸡吧,自己插进去。」
 
  吕佩娟扶住他的阴茎对好自己的阴道口,轻轻的坐下。慢慢插入,碰到了处 女膜,疼痛使她不敢坐下,颤颤抖抖的呻吟着。史狗剩可等不了这些,双手抓住 她的细腰,用力一按。
 
  啊,疼得吕佩娟大叫,全身发颤,紧紧抱着史狗剩,乳房紧贴着史狗剩的胸 膛,泪水止不住的飞溅出来。过了好一会,史狗剩知道她的痛苦少了点,就用力 对她的屁股一拍,一个巴掌红印在了吕佩娟的雪白的臀肉上。
 
  「好了,快动起来,让我好好爽爽。」
 
  吕佩娟忍着钻心的痛,流着眼泪,努力的挺起坐下浑圆的屁股,让史狗剩的 阴茎深入的抽插和摩擦自己的阴道,努力伸出小舌头舔着史狗剩的嘴唇和牙齿, 让史狗剩不停的发出舒服的叫声。
 
  「爷爷,求求您,饶了我吧,真的好痛啊,呜…」
 
  史狗剩可不会理会吕佩娟的痛哭和衷求,死力的抽打吕佩娟两瓣白花花的臀 肉。很快吕佩娟的屁股肉就红肿起来。
 
  「快动,你敢让我有一点不爽,就打烂你的屁股,你它妈的快动。」
 
  吕佩娟可没胆量忤逆史狗剩,况且自己朝思暮想夜不能寐就为了得到史狗剩 的青睐。只能更加卖力的做着抽插的运动。
 
  「啊…呜…求您不要打了,屁股就要烂了。我在用力…呜…」
 
  史狗剩感得马眼一麻,便紧紧抱住吕佩娟,左手的中指毫不留情的插入吕佩 娟那紧闭的小菊花,并死死的抠住不放松。那样的痛苦,使得吕佩娟两眼翻白昏 死过去。
 
  史狗剩大吼一声,阴茎一抖精液就射入了吕佩娟的体内。吕佩娟无力的瘫软 在史狗剩的身上,两人全身湿潞潞,像刚出桑拿房。史狗剩双手抚摸着吕佩娟的 两瓣臀肉和她的小菊花,看着吕佩娟慢慢的苏醒过来,便对吕佩娟笑着说「难为 你了,我很爽快。有空再享用你的后庭花。」
 
  「呜…谢谢您能享用我,呜…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呜…」
 
  史狗剩看了看门口,嘎嘎的,如母鸡般的大笑起来,对着门说「你们几个, 听够了吧,进来。」
 
  原来还有五个学生舍不得离开,开了门,害羞红脸的进来站成一排,低着头 偷偷的瞄着史狗剩。
 
  「好了,快帮我们清洁干净,我要睡觉。」
 
  五个人高兴的雀跃欢笑,脱下衣裤,用小舌头给两个人全身舔干净,六个青 春靓丽白花花的身子和一个干瘦的小老头在同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二
 
  由于女孩子太多,史狗剩就让她们排好班,每天来六个人就可以了,其它人 一概不能再来,省得大家挤成一团,也打扰了他的休息。
 
  这天,史狗剩俯躺在床上闭目假寐,两个女孩子各捧着他的一条腿,用白嫩 嫰的乳房正在按摩他的脚底。两个女孩子也在用粉嫩嫩的乳尖按摩他的双臂。床 边还有一个女孩子在旁边轻手轻脚的端茶递水。
 
  韦晴秋跪在史狗剩的屁股边,轻轻的掰开他的屁股,露出黑黑的屁眼。韦晴 秋努力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着史狗剩的屁眼,用舌头在他的屁眼上旋转,时不 时用力将小舌头顶入他的屁眼里舔。韦晴秋正累得浑身大汗时,史狗剩突然放了 一连串屁,同时也发也了畅快的呻吟。
 
  「你们也累了,都停下来歇歇,大伙说说话。」
 
  「谢谢爷爷疼我们。」
 
  一时间满屋都是娇声艳语。
 
  韦晴秋一头乌黑的披肩发,性格活泼,青春正当时,在上大三,突然想到了 一个主意,想着一定能让爷爷高兴。
 
  「爷爷,我和我妈妈一起来这里,让您一起插,保证让您舒服,您说好不好?」 
  全屋的女孩子眼睛一亮,好主意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吱吱喳喳闹成一团要 自己成第一个让爷爷插母女的。
 
  「先别吵,是韦晴秋先提的,就让她先说说吧。」
 
  「爷爷,我妈妈叫金雯萍,四十五岁,在春秋航空公司做人力资源总监。她 最疼我,一定会和我一起让您插得舒服的。」
 
  「那她的身材咋样?你可是知道我的脾气和口味的。」
 
  「您放心,我妈妈的乳房并没有下垂,乳头也还是粉色的,并不黑,乳晕大 小也合适,我不敢让不能见人的女人来惹您生气。」
 
  「好,还有呢?」
 
  「她以前是做空姐的,到现在还每天练瑜珈,保持着好身体,腰也没有多余 的赘肉。」
 
  「不错。」
 
  「她是个爱干净的人,每天都会剃去阴毛,干干爽爽。我知道您不喜欢阴毛 多的女人。还有她的阴户可是少有的馒头蚌,粉嫩肥美又多汁,插着可爽了。」 
  「听你说的还是可以的,只是她如果不同意怎么办?我要是败了兴致,可是 对你要不客气的,你要想清楚。」
 
  韦晴秋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是怕史狗剩折磨她,哪怕是把她打死,她也是乐 意的。她最怕史狗剩从些不理她,这才是让她生不如死的惩罚。韦晴秋定下心意, 咬一咬牙 .
 
  「爷爷,您放心,她不会不识好歹的,我是她们唯一的女儿,她们要敢让我 伤心,我就用三尺白绫在她们面前自尽,也决不敢让您不开心。」
 
  「哦,可以啊。还有,我可不想让你爸爸知道后,闹得满城风雨,破坏人家 家庭的缺德事我是不会干的,你明白吗?」
 
  「我的好爷爷,您就放一百个心,我爸爸他要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敢对您有 半点不敬,我就剁碎了他喂狗。」
 
  「好,好啊,我很喜欢。我就让你去试试吧。」
 
  这个消息悄悄的在全校女孩子中传开后,全部女生都向韦晴秋表示了祝贺, 同时各自心里也都很失落,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能让爷爷一起享 用自己和妈妈的身体。
 
  韦晴秋的爸爸是中国银行南海分行的副行长,上班时间都在单位上班。韦晴 秋立即打电话给金雯萍,让她立刻回家,有急事。自己也马不停蹄的赶到家中, 金雯萍已经在家里等着她了。
 
  「小秋,什么事?急急忙忙成这个样子?」
 
  「妈,我交了个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保安,农村人还没离婚。」
 
  「你疯了,你这么年轻,还是个保安?还农村的?没离婚?」
 
  「我不管,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金雯萍对韦晴秋是苦苦衰求还是厉声责骂,韦晴秋就是油盐不进,还扬言不 同意就去自杀。
 
  金雯萍只能有气无力的表示,明天去学校见见他。想着自己是高级知识份子, 对付一个农村人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行就用钱把这个人打发了。
 
  韦晴秋开心的抱住金雯萍。
 
  「好妈妈,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还有啊,他对你有什么要求,你要无条 件的答应他,好不好?『」好吧,明天我去会会他「第二天,金雯萍化了淡妆, 头发盘了个高髻,全身黑色的职业裙装,黑色吊带丝袜,黑色的高跟鞋。人前一 站,气场就将人压短一截。韦晴秋是一身粉红色露肩吊带连衣裙。两人手挽手来 到学校。
 
  走进比较陈旧的宿舍里时,金雯萍看到屋里只坐着一个矮小干瘪黝黑又满脸 皱纹的小老头,年龄比得上自己的爷爷了。
 
  史狗剩没有说话,也没什么动作,只是色咪咪的看着金雯萍。
 
  金雯萍疑惑的看了一眼史狗剩,转头对韦晴秋说「小秋,你说的那个人呢?」 「妈妈,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男朋友,史爷爷。」「啊」金雯萍几忽要昏死过去, 面前这个小老头,都能当自己的爷爷了,女儿是失心疯了还是面前这个小老头有 什么妖法。
 
  「妈,你先坐下来,好好看看史爷爷」
 
  韦晴秋把金雯萍扶住,在史狗剩的面前坐下。
 
  史狗剩还是没有说话,还是色咪咪的看着金雯萍。金雯萍好不容易让自己情 绪平复下来,知道对面这个人可不好对付。
 
  「好了,我们长话短说,你要什么条件?才可以离开我女儿?」「韦晴秋她 不会离开我,是她要我的鸡吧,是她要舔我的屁眼,对不对?」韦晴秋忙着表白, 是她离不开史狗剩。当时就噎得金雯萍说不出话来。
 
  「还有,你要想我不折磨你女儿,就要从今以后和你女儿一起想尽办法伺候 我。」气得金雯萍差点就要一耳光打到史狗剩他那丑陋的黑脸上。
 
  「无耻,臭流氓,休想。」
 
  「嘎…」史狗剩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向门外喊道「进来,把她摁住。」 门外冲进来十来个女孩子,搂的搂抱的抱,就把金雯萍禁固在椅子上。金雯萍只 能做无功和挣扎和叫喊。史狗剩伸出左手从金雯萍的衣领口伸进去,隔着她的勾 花蕾丝文胸轻轻的揉捏拉扯金雯萍的乳头。然后又用力的揉捏着那润滑饱满的乳 房。捏得金雯萍不断的意乱情迷。
 
  「问问你自己的内心,想清楚了再说话。」
 
  史狗剩说后再坐回椅子上,挥挥手。
 
  刚才进来的女孩子全都退出了门外。留着金雯萍呆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 乱。
 
  可是过了没几分钟,金雯萍就发现自己身体发生着变化。脸颊发烫,乳房微 微发抖,阴道里也很快的湿润和发痒。春心荡漾的她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史 狗剩。
 
  史狗剩站起来,站在金雯萍的面前,金雯萍的头几忽要抵到史狗剩的下颌。 史狗剩用右手抬起金雯萍的下颌,让金雯萍抬起脸看着自己,还很暧昧的用拇指 轻轻抚摸着金雯萍的唇边。金雯萍面貌姣好,单凤眼高鼻梁,眼角微微两三条鱼 尾纹,更添妩媚。
 
              【未完待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